低价订酒店,收取高押金 近期突然关闭!旅行平台“寄居蟹”涉嫌诈骗被立案调查
杭州网  发布时间:2021-07-10 18:11   

享受超低房价需要先交高额押金

这一旅行平台存在的时间并不长,从去年4月份开始进行预售到今年下架,一共运营了一年两个月,这期间吸纳了全国各地的用户和资金。

“寄居蟹”的营销方式,是采取远低于市场价的房价吸引用户。其在官方宣传中称,消费者只需支付880元成为会员,即可睡遍国内六十多个旅游区、七十多个城市的两百多家高品质度假酒店,并且每月上新五十家酒店或民宿。

image.png

↑“寄居蟹”宣传页面

平台页面标价在500至1000元之间的民宿上,打着醒目的“会员免费”字样,住一次会员费就基本可以回本,住的越多越实惠。并提出承诺,若顾客连续15天未订到房,客服会帮忙进行私人订制。

image.png

↑打着“会员免费”字样的民宿

平台方称,之所以能给出这样的承诺,是因为自己采取了全年买断式合作,打包价一次买断合作商家全年不限时段房源,商家的空闲房源多,没有获客成本,但通过该平台可以增加入住率。

不少会员都和王燕一样是从闲鱼平台的“寄居蟹”代理人员处购买的服务,也有人从微博、抖音、朋友圈、公众号甚至广播电台了解到,再通过小程序或代理下单。

但在其各种宣传信息中,并没有提及住房需要交押金的条件。

王燕说,许多人都是买了卡之后,才发现订房需要押金,押金金额没有统一标准,往往是房价的三至五倍。

比如北京宝格丽酒店,仅一晚的押金就达到15980元,也正是如此,一个旅行类的平台出现了能达到单个用户几万或几十万元的付款金额。

image.png

而这些钱很可能被用作他处。以消费者的实际使用来看,平台规定预订房间往往要提前一段时间,押金在订房时就要缴纳,退房时返还,中间可能有长达数月的时间差,这高于房价的资金就保留在平台手中。

在出事前,“寄居蟹”就已经有关于退还押金延时、扣取保证金与约定不符等问题。今年1月份,平台曾被四川省消委会约谈,要求针对其存在的“霸王条款”等问题立即整改,切实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上海某用户的情况印证了这一现象,就在前不久,自己被临时告知需要在离店时上传照片才可退回押金,但小程序始终无法定位,上传失败,两晚押金共计12580元被扣,此后与客服联系始终没有退回直到平台关闭。

除酒店和民宿房间外,在该平台购买乐园门票、租车、游艇也需要押金。6月份,开始有消费者投诉,在平台购买了欢乐谷、迪士尼乐园门票,进门时被乐园工作人员拦下告知没有购买信息,而“寄居蟹”的平台订单却显示可以入园,紧接着,预订房源与酒店方信息对不上的情况被纷纷爆出。

出事前集中上架高端酒店房源

今年5月,有用户发现平台放出大量此前很难预定到的高端房源,相比于去年底只能预定三个月后的房间,这次上新的是可以当月或者下月入住的酒店。适逢暑假假期,会员出行需求旺盛,纷纷订房。

“我们在5月底定的第一次住宿时间是6月5日,顺利住上而且押金秒退,就在6月中旬订了很多后面的房间。”一位押金亏损6万余元的用户回忆。

但到了6月15日,上海另一位用户在出行前向预定酒店确认订房信息,被告知查无此单,询问“寄居蟹”客服,得到的回应是“请放心”,订单信息尚未同步至酒店,会按平台规则订好房。

image.png

实际上,这时候的“寄居蟹”平台已经根本就没再为客户订房了。并且在6月中旬,用户发现一些房型竟然可以在同一天被重复预定。

许多会员表示,自己都是曾在该平台有过尝试性的消费,真正入住酒店并且秒退押金后,对平台产生信任,在近期高端房源上架时,才敢放开手去预定接下来的行程。

image.png

↑此前的押金秒退建立信任,6月集中支付押金预定

由于6月份集中上架的是高端房源,不能免押的要9999元押金一晚,有的甚至要一万多,按照会员卡承诺全年畅住等优惠条款,用户订的越多就“薅羊毛”越多,但同时也要交更多押金。

image.png

↑大量高端酒店上新,会员可以预定7月份的房间,押金为9999元

事发后,“寄居蟹”的成都办公室已人去楼空,消费者不仅酒店没住上,数倍押金也不能退还。根据此前的一系列迹象,受骗用户分析,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跑路,并且公司内部人员及部分代理很可能提前已有了解,仍旧在加紧兜售各种卡券、盲盒,从中抽成获利。

image.png

↑3月份有代理称“寄居蟹”可能突然倒闭

“寄居蟹”的会员卡种名目繁多,设置了各种游戏玩法。有“房卡”“新人卡”“白金卡”“升值卡”“减压卡”等等,每种卡功能权限不同,并且规则也会时常变化。盲盒则花样更多,如抽取早餐券、下午茶、机票、接送机等所谓优惠权益,19.8元抽一次,198元十连抽。

image.png

↑盲盒页面

由于这些卡从代理手中购买比从小程序购买价格优惠很多,因此大多数用户都是从代理手中买卡,并被拉入群中,“学习”抽盲盒等各种玩法,代理可从中抽成。

“从5月份开始,很多用户预定房间付的都是大额押金,这个阶段代理集中力量拉客户。”一位被骗的用户告诉记者,她刚从代理手里买了一张5500元的“升值卡”后就遭遇平台关闭,事后分析对方应该是在明知要出问题的情况下拉自己下水,但代理们则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并不知情。

来源:新闻晨报·周到APP、解放日报.上观新闻  作者:记者 庞菁涵 实习生 高志杰  编辑:李嘉扬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