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眼尸体就能知道死亡时间?上海女法医揭秘刑侦剧漏洞
杭州网  发布时间:2021-05-03 12:43   

新民晚报讯  “活人善于伪装,死尸拒绝说谎!”柳叶刀是她剖开真相的利器,实验室是她揭开谜底的战场。她是37岁的杨浦公安分局法医吴瑕,也是上海目前仅有的两名女法医中的一人。从警11年,她年均勘验各类现场50余个,检案500余起,累计参与侦破案件500余起。喜欢解谜的她热爱职业,近日她获得2020年度“上海市青年五四奖章”。

现场比恐怖片“更刺激”

电视剧《鉴证实录》让法医充满了高冷知性的职业光环,也使得吴瑕报考了四川大学法医系。如今,她忍不住“吐槽”有些剧情:“哪怕再专业的法医,光靠看一眼尸体绝不可能确定几月几号几点几分死亡。我们需要汇总分析各方面信息,才可以得出一个相对准确的时间范围……”不过,现场的腐臭、血腥、残忍远比影视剧中的刺激,她表示不怕尸体,逍遥法外的活人反倒“更可怕”。

当警方接到报案,在某地发现尸体,法医需要立即到现场勘查,提取痕迹、物证,并将尸体带回检验室后续查验。她记得头一次去现场尸检的场景:尸体上有白蛆蠕动,她的心“咯噔”了一下,但依旧不动声色地完成工作。面对“余味绕梁”的尸臭,她的“心理建设”是:“恶心很常见。高腐恶心,垃圾堆也恶心,没什么特别。”

夏天是法医工作的“天敌”。高温下,她在为死者翻身时,发现高腐的尸体皮肤黏连地砖。为了避免在任何物证上留下自己的生物痕迹,哪怕面对40°C,她也必须穿好全套防护服,头套、口罩、手套全副武装。“脸上、脖子上全是汗也不敢擦。”

她不再看恐怖片,这会勾起太多回忆。她和同事经常在办公室“自嘲”:“警察经常面对人性的黑暗,而法医所见没有光明,几乎全是死亡。”但对工作的爱一直未变。只是,她也想提醒女性慎重选择这份职业,因为女法医面临体能挑战。24小时待命、加班出差、少有节假休息,用她的话说:“凶案从来不按上班时间发生。”有时候,在尸体旁检查一跪就是三四个小时,双腿麻木是家常便饭。更困难的是搬运尸体。身高1.65米的她面对过自缢的男性死者,而人死后肌肉僵直,死尸比活人还“重”。

枯燥的实验“很减压”

吴瑕也承担生物物证工作,这属于法医细分领域之一,需要在实验室完成。她说:如今有更快的方法锁定犯罪嫌疑人,但生物物证仍是将他们绳之以法的最强硬证据。

有桩18年悬而未决的命案就靠生物物证“一锤定音”。2001年11月7日晚,广州路上发生命案,“摩的”司机陈某遇害。杨浦警方在掉落的头盔和沾血的小刀上,提取到20多枚他人的指印,但凶手不知所踪,这起持刀杀人案也成了杨浦公安2001年唯一未破的凶案。直到2019年5月,吴瑕在复检样本时发现,一张姓男子的相关信息与当年现场提取的生物痕迹完全吻合。6月4日,该男子在四川彭州被专案组抓获并承认,和陈某因行驶路线问题发生口角,自己一时冲动拿刀捅了对方。吴瑕表示,做法医最有成就感的时刻就是收到结案反馈。

水落石出的背后也是海量样本和极致的耐心考验。尽管有仪器设备辅助,很多时候还得靠法医手工完成整套实验。吴瑕举例,完成30个样本的实验,需要更换3轮试管,即经手90支试管,并分别添加不同的试剂。每一轮更换试管操作须严格遵循流程,容不得丝毫偏差。“有的样本比针尖还细小。”面对一排排试管的精密作业,她却觉得“很减压”。“这可能有点像有人喜欢玩十字绣或填色游戏。压力太大时我和同事都会喊‘我要去做实验了’。”

另一个解压方式是陪伴3岁女儿。加班频繁的她格外珍惜和女儿一起吃晚饭、洗澡、入睡的时光。带女儿出门时,她也紧紧地攥着孩子的手。丈夫调侃她“过度保护”,她解释因为自己亲眼见证了太多意外。

当妈妈后,她也贪心地希望不只女儿健康平安,千家万户都能岁月静好。为生者权,为死者言,是她的追求。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记者李颖 肖茜颖 李铭珅  编辑:张翟
返回